官方微信
CATL首席制造官倪軍解讀智能制造
寧德時代| 智能制造 文章來源自:高工鋰電網
2022-07-25 10:28:49 閱讀:10493
摘要作為鋰電行業終端企業的典型代表,倪軍在近日的一場直播活動中闡述了其對智能制造的觀點和看法,并對制造業在各國的格局、戰略和未來機會、挑戰進行了分析。

群雄并起的時代,寧德時代(CATL)穩坐動力電池“頭把交椅”。

高工產業研究院(GGII)數據顯示,2021年寧德時代動力電池國內市場占有率達到49.53%,領先第二名比亞迪市占率超32%;世界疆場上,寧德時代的市占率達到了32.6%,行業銷量第一的桂冠已連戴五年。

倪軍教授是寧德時代的首席制造官、工程制造和研發體系聯席總裁,從事先進制造技術的研究已經40余年。同時,他也是世界經濟論壇未來制造委員會的專家,多次受邀為中國制造業與科學技術的發展出謀劃策。

作為鋰電行業終端企業的典型代表,倪軍在近日的一場直播活動中闡述了其對智能制造的觀點和看法,并對制造業在各國的格局、戰略和未來機會、挑戰進行了分析。

1.誰在追求智能制造?

倪軍:從大規模生產,到精益生產、柔性制造、可重構制造,再到智能制造,每過去20年,就有一個新的制造模式被創造出來。從根本上說,這是追求制造成本的降低、質量的提升、對市場的快速反應,以及整個制造系統的高效運營。

2020年開始,我們已經進入到智能制造時代。隨著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到來,汽車制造、半導體制造、航空制造、鋰電池制造等工業行業,對傳統的各種業務指標,整體呈升級轉型的趨勢。

從質量、成本、產能、效率、有效利用率、維保等不同維度可以看出,目前大家都在追求到未來,而未來是零缺陷的、非常精益的生產,產能完全充分利用,生產率提高,有效利用率高,以及預測性、智能維護等等。

圖片

各行各業基本上都是沿著這條路在走,不過每個行業的產業基礎和發展階段不同。

2.如何定義智能制造?

倪軍:智能制造要有兩方面知識 :一是工業知識,專業知識必須具備,二是數據知識,包括IT、通訊、數據分析方法等等。

二者的有效結合,在中國叫“兩化”結合,也就是工業化和數字化或信息化融合。

不同的行業區別很大。不深入到行業,不了解行業產品,不了解工藝、設備、業務流程、市場、客戶用戶場景,就說能解決端到端,能實現智能制造,我不太相信。

只開發一個系統,或者開發一個智能化平臺,就想實現智能制造。對于這一看法,我持保留觀點。

3.智能制造有何特征?

倪軍:講到智能制造,10個人有10個人不同的理解,沒有標準答案。我認為智能制造系統應該具備的一些主要特征是:

首先,在傳統制造系統追求的質量、成本、柔性和效率以外,還要追加對市場的快速反應能力,抗各種干擾的能力,包括來自供應鏈的干擾,包括環境影響、設備影響、原材料影響等等,以及系統能夠快速重構、可重構、可重復利用。

第二個,智能制造系統主要生產設備應該具備自我感知、自我適應、自我補償的能力,來應對各種生產環境下的變化。人、機、料、法、環,各個環節都會有不確定性。在眾多不確定性下,怎么保持產品品質一樣好,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。

我們希望智能制造系統具備自動預測性,能對質量追溯以達到零缺陷。在設計及運營的時候,讓制造系統具備“工程免疫能力”,實現零故障。

讓我判斷制造系統是不是智能化,我首先問能不能保證首件成功、件件成功?

達沃斯論壇推出了Lighthouse project(燈塔計劃),打造一批燈塔工廠作為樣板和標桿,讓各行各業進行效仿??梢钥吹?,革新故事基本上都是圍繞著如何快速滿足客戶需求,如何提升供應鏈的韌性,如何提升生產速度和生產力,也越來越重視可持續發展,包括綠色制造、綠色能源的使用。

圖片

當然,是以智能化為主的。

4.制造業目前趨勢如何?

倪軍:首先,雖然當今世界逆全球化趨勢在抬頭,但是整體來講,制造業還是聚焦全球化市場及全球化競爭。市場基本是全球打通的,無法在某個市場上獨一享有某種特殊的競爭優勢。

第二,市場變化非常多端,我們很難預測市場。

第三,技術快速迭代,而且進入第四次工業革命之后,技術分享、技術傳播等也非常迅速。

第四,主要國家都已經發現了人才短缺。

當然,還有來自于制造系統內部和外部各方面的影響,尤其是供應鏈,對制造業的影響非常大。過去幾個月,上海的新冠疫情對全中國乃至全世界的制造業都帶來了巨大沖擊。當然,戰爭也會對整個制造業帶來影響。

5.決定未來制造的關鍵所在?

倪軍:作為一個技術人才,作為研發教授,我總歸覺得技術是非常關鍵的。其實不然。未來制造中,很多因素的重要性遠遠超過技術上的一些創新。

比方說,政府政策、貿易協議摩擦;比如貨幣、外資直接投資。當然,還有基礎設施、能源供應,還有人才、薪水、可靠的原材料供應,以及整個創新的生態。這些非技術的因素,和技術創新是同等的重要。

6.德國、日本、美國未來制造布局?

倪軍:德國制造業領袖們的未來戰略是:首先,聚焦精品;第二,保持創新優勢;第三,推動工業4.0,也就是我們的智能制造或物聯網、大數據相關的制造業升級轉型。

雖然已經建立了相對穩定和可預測性的政策,也非常擅長培養技工隊伍,但德國制造業領袖們仍然非常擔憂,因為他們的年輕人不太希望從事制造業;此外,他們希望能夠降低制造成本,尤其是能源和原材料。

日本制造業長期非常重視人才;一線生產員工也是世界首屈一指的;日本傳承出口文化,市場也是全球市場;另外,日本有很多隱形冠軍。這是日本制造業得以持續發展的一個主要因素。

不過,日本制造業的領袖們也非常擔心。一是因為日本傳統制造業提升的文化是不斷改善,這和革命性創新的沖突不可避免;二是日本文化對失敗的容忍度非常低;日本原材料成本、能源成本非常高;年輕一代也不愿意離開日本,不利于未來對全球市場的響應;另外還有日本的貨幣因素等等。

美國制造業的基礎研究非常強,但市場化、產業化能力比不上德國、日本,從基礎研究到產業市場之間有鴻溝。美國的制造策略不是一張牌,是一組牌。其中,美國2012年開始成立制造業創新中心,5年內每個中心聯邦政府會投入7000萬美金,州政府要匹配,企業參與也要匹配,每個中心有幾億的美金做研發。

美國政府近期來也制定了5個戰略領域:一是公共衛生,二是American leadership in industrial future(美國未來工業的引領),還有其他的包括能源、太空等等。主要是第二點,關于未來工業,叫industries of future,有AI、量子計算,包括先進的通信網絡、先進制造及物聯網相關的一系列系統。

7.中國制造業崛起的動因和挑戰?

倪軍:中國制造業崛起有多方面動因:有巨大的市場;低成本生產,有競爭優勢;中國政府對制造業的支持非常強大;另外一點就是FDI(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,外商直接投資),這一點在很多情況下被大眾忽視了。

此外,員工素質好;有眾多區域性制造業基地;基礎設施在全世界是最好、最先進的,包括鐵路、港口、機場、高速公路等等。

當然,中國制造業也面臨很多挑戰。

首先,由于地緣政治及疫情影響,出口市場萎縮,以及生產成本快速上升,原先依賴競爭優勢已經不存在。

二是宏觀經濟下行壓,資金、研發投入、供應鏈、勞工等各方面受到了很大的壓力。

中美貿易戰、新冷戰思維、美國希望和中國在科技領域脫鉤等等,也對中國制造業帶來了新的挑戰。

制造業有往高附加值生產轉型的壓力。隨著國家經濟發展、員工的工資結構不斷提升,必須要創造出更高價值的產品和服務才能支撐這種勞動成本。

去年很多地區實施拉閘限電,這對制造業也造成了很大的挑戰。

還有創新環境。比起發達國家,中國企業研發能力嚴重不足。當然也有華為、寧德時代等例外,但這都是個例。

8.中國成為制造強國的關鍵?

倪軍:第一,要非常重視基礎工業,把基礎夯實。沒有好的基礎工業,我們的設備精度、耐用性、耐久性、可靠性,都趕不上國際前端的產品。

第二,繼續加強科技研發投入。中國工業尤其是制造業企業的研發能力比較欠缺。從量來講是,我們是世界第一,但從質量、技術性能、創新來講,和世界上一流的設備制造商、系統制造商、控制或軟件等等相比,還有很大的差距。

第三個是人才。制造業需要跨學科、復合型人才,傳統工程教育需要進行大的改革和提升。同時,還包括多層次的技術和技工人才,不能全是博士,而是要像金字塔一樣,搭建人才梯隊。

第四,打通從知識到技術、從技術到產品、從產品到商品的全生命周期環節。只有賺了錢,公司才有錢投入到新的技術研發,新的研發變成產品,再銷售到市場,這個環要打通。只是拿來主義,我覺得不行。

第五,鼓勵創新創業,尤其是要尊重知識產權,強化知識產權保護。如果對知識產權、IP不加強保護,對企業來說,研發后被抄襲等于白投。

第六,尊重軟件。部分人對軟件系統、硬件設備的合理價格認識不清,花100萬買硬件,有一個大設備擺在那里,覺得值;100萬買軟件,買USB,覺得不值。不合理調整軟件硬件的關系,中國很少人愿意在軟件、算法上投入。這也造成了目前的技術“卡脖子”,工業大型軟件全是在國外的。

最后一點,保持改革開放的政策,積極吸引外資,加強國際合作。這是中國過去二三十年制造業發展的一個關鍵因素,未來必然還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因素。

此文章有價值
手機掃一掃,分享給朋友
返回頂部
香蕉久久国产超碰蜜芽,久涩爱视频在线,日韩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三区不卡